電影譯名從何來?

網絡整理 網絡整理 2021-07-05 09:52:38

  譯名是觀眾接受外國電影的第一步

  電影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豐富著人們的文化生活。電影院里可選的電影越來越多,國產電影和外國電影同時放映,好電影與爛片混雜在一起,一時間令人眼花繚亂,不得不在觀影之前做一番細致研究。如此看來,電影的名字便是它留給觀眾的第一印象,能夠引發觀眾許許多多合理的遐想。

  所以,一個好的電影名字就顯得尤為重要。抓人眼球、令人眼前一亮的電影名,更容易調動觀眾觀影的興趣。面對這樣的電影名字,好奇心就像一群螞蟻,把觀眾的期待轉變成心中的痛癢,非得要去一睹為快不可。好的電影名字,無疑會讓電影錦上添花,而有些劇情原本十分精彩的電影,則因為不太理想的名字而減掉了一些光芒。

  給外國電影翻譯個好片名尤其重要,應該引起足夠的注意。

  大多數中國觀眾在欣賞外國電影時,仍然需要借助翻譯,在電影畫面和譯文字幕之間的完美銜接中觀看觀影、理解電影,或多或少地尋找到某種共鳴。電影譯名就是電影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最初面貌,是在觀眾眼前和心中的第一次亮相,于是就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觀眾在理解中文電影名時不會存在很大的障礙,能夠直接捕捉到名字所傳遞的關鍵信息,而外文電影名字就不得不穿上中文的外衣,脫胎成中國觀眾熟悉的模樣。

  多年以來,外文電影在電影公司和譯者的共同努力下,越發靠近中國觀眾。這其中當然不乏一些膾炙人口的經典之作,它們的名字令人耳熟能詳,甚至拍手叫好。究其原因,除了電影本身足夠精彩之外,電影名字也大都擁有自己的特色,要么讀起來朗朗上口,要么名字本身就飽含寓意、深意,甚至詩意。

  例如,由羅伯·萊納執導,瑪德琳·卡羅爾、卡蘭·麥克奧利菲主演的影片《Flipped》中文名字被譯成了《怦然心動》,既十分契合電影的劇情,又令人眼前一亮,仿佛男女主人公青春靚麗的面孔和初戀的甜蜜、溫暖,一下子在觀眾面前鋪展開來。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令人感到驚艷的電影譯名多不勝舉。其實,這些電影譯名帶給觀眾的意想不到大都來自于譯者的有意為之,雖有意但又不刻意,而是依據電影的原名、劇情和主旨等諸多因素提煉而來。電影譯名既體現出了原名的深意,又體現出譯者的良苦用心。

  在看到待翻譯的電影名字時,譯者并非馬上就著手按照字面意思進行翻譯,以避免得到的譯文過于淺顯。因為只得其形而未得其神,只呈現出文字表面的意思,會讓人忽略了文字背后隱藏的內涵。所以,譯者一般都會先去觀看電影,從頭到尾細致研究一下電影的臺詞和劇情,分析電影的主旨和思想,建立起對電影全面、立體、深刻的理解之后,才會著手翻譯電影名。從這個角度而言,電影名翻譯與書名翻譯的過程頗為類似。譯者先做一名合格的觀眾,之后再重返譯者的身份。譯者利用各種翻譯策略,在極少的文字空間里最大限度地呈現電影的信息,高度濃縮和概括,又要達到言有盡而意無窮的效果,留下空白和懸念給觀眾,并讓電影去把空白填滿,把懸念解開。

  電影名字翻譯除了要充分地達意,也要足夠豐富地傳味,達意能讓觀眾大體把握電影的內容,而傳味則可以讓觀眾在一定程度上捕捉到電影的風格。為了實現這樣的效果,譯者在處理外文電影名翻譯時,通常會采用如下幾種方法:直譯,即嚴格遵循原文進行“字對字”翻譯;意譯,即不拘泥于原文,根據意思進行翻譯;音譯,即將電影名字的讀音按照對應的漢字寫出,作為電影的譯名;自由翻譯,即脫離電影原名,根據譯者對電影的整體把握得到一個電影譯名。

  對于直譯和音譯而言,譯文本身受到原文的局限性較大,譯文的精彩程度完全取決于原文的精彩程度,譯者可以發揮的空間也較小。例如,梅爾·吉布森執導,梅爾·吉布森、蘇菲·瑪索等主演的電影《Brave heart》,中文譯名為《勇敢的心》,就屬于完全的直譯;電影《洛麗塔》(Lolita)和家喻戶曉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電影都是采用的音譯。電影的經典成就了這些通過直譯得來的電影譯名,讓它們也擁有了閃亮的光芒,成為觀眾口中常常提起的名字,也成為了觀眾心中時時翻涌的感動。某種程度上說,這些電影之所以膾炙人口,更多得益于故事本身的魅力。

  意譯自由翻譯為影片增光彩

  由于意譯和自由翻譯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原文的局限性,給了譯者更大的發揮空間,譯者也就擁有更大幾率覓得令人眼前一亮、拍手叫好的電影譯名。自由翻譯并非完全脫離于電影名,僅憑借譯者的理解得到電影譯名。

  一般情況下,譯者都會首先考慮在原文的基礎上發揮,通過增補、刪減意思,類比等方法讓譯名表達更完整,意義更豐滿,這就屬于意譯的范疇。

  自由翻譯跳出電影原名的框架,而是著眼于整部電影,把整部電影的情節和思想當作“原文”,在此基礎上進行翻譯,廣義上講,這也屬于意譯的范疇。

  譯者在很多時候似乎都不太甘心被電影原名所局限,不想戴著這重重的枷鎖,但也不會完全把枷鎖扔掉,因為枷鎖本身也是電影主創團隊精心打造的烙印。所以,譯者會最大限度尋求與這種枷鎖的和諧共榮,盡可能以最舒適、優雅的姿態來跳舞。意譯無疑給譯者創造了這樣的條件,既不遮蓋電影原名的光彩,也能彰顯譯者添加的韻味。

  接下來我們就來欣賞一些通過意譯得來的經典電影譯名,探析它們的巧妙之處,感嘆譯者的妙手偶得。

  《當幸福來敲門》是由加布里爾·穆奇諾執導,威爾·史密斯、賈登·史密斯等主演的美國電影。2006年12月15日上映,2020年7月20日在中國大陸重映。父子溫馨的勵志主題顯然能夠打動大部分觀眾的心,而男主角在身處逆境時始終保持著勇敢追求幸福的勇氣,給無數經歷類似時光的觀眾以力量和感動。

  該影片取材于美國黑人投資專家克里斯·加德納的真實故事。這部電影原名為“The Pursuit of Happiness”,意思是“追求幸福”,譯者出人意料地將其翻譯成“當幸福來敲門”,一下子就讓電影名字變得更生動起來,這也跟男主人公克里斯在經歷一系列生活的挫折和考驗之后獲得命運的垂青、得到一次寶貴的實習經驗的情景十分契合。幸福在看似走投無路的時候出現,叩響了克里斯的生活之門,其實幸福一直都沒有離開,因為克里斯一直都相信幸福的存在。

  科幻電影《千鈞一發》,由安德魯·尼科爾執導,伊桑·霍克、烏瑪·瑟曼主演,上映于1997年。該片講述了在基因決定命運的未來世界,基因存在缺陷的文森特通過和杰羅姆交換身份來實現自己的宇航夢。但是在任務前夕,主角所在的公司卻發生了一樁兇殺案,主角因為在公司內遺留了一根毛發而被人懷疑。自己重達千鈞的人生夢想,一瞬間就系在那一根小小的毛發上了。

  這部電影名為“Gattaca”,英文中其實并沒有這個單詞,主創團隊給這部電影命名的靈感來自于脫氧核糖核酸(DNA)。我們在中學生物課上曾經學習過這方面的知識,脫氧核糖核酸的堿基有腺嘌呤(A)、鳥嘌呤(G)、胞嘧啶(C)和胸腺嘧啶(T),對應的四種脫氧核糖核酸也可用這四個字母表示。一個DNA片段的單鏈結構可以表示為比如“-G-A-T-T-A-C-A-”,兩個單鏈之間相互連接,就形成了DNA的平行反向雙螺旋結構。因為這部電影主要講基因對未來的影響,因此采用了這樣的片名。如果按照字面意思來翻譯,就會類似于《鳥嘌呤腺嘌呤胸腺嘧啶胸腺嘧啶腺嘌呤胞嘧啶腺嘌呤》或《嘌呤嘧啶組合》的名字,讓觀眾看得一頭霧水,不知所云。譯者根據電影內容,將“Gattaca”處理成“千鈞一發”,也暗喻了在故事中,人生都決定于可以顯示DNA信息的毛發上,既提要了劇情,又涵蓋了影片主旨,可以說是明智之舉。

  類似的意譯電影名的例子還有很多,例如,電影《Ghost》的字面意思為“鬼”,被意譯成了《人鬼情未了》;電影《La La Land》中的“La La”是唱名“do re mi fa sol la si”中的“la”,用來代指音樂,而“Land”本義是“土地”,該電影被意譯為《愛樂之城》,就顯得既大氣又有美感;娜塔莉·波特曼在少女時代出演的電影《Léon》,按照字面意思來翻譯,電影名應譯為《萊昂》,顯得過于平淡,譯者根據電影內容大膽地將其譯為了《這個殺手不太冷》,令人不禁拍案叫絕,成為無數人心目中的經典;電影《Scent of A Woman》名字的字面意思為“一個女人的香味”,譯者將其意譯為《聞香識女人》,成為了膾炙人口的佳話。

  電影譯名的光芒不只是電影本身所賦予的,同樣也離不開譯者貢獻出的智慧。如果說電影和電影原名是一株盛開的花,那么,譯者的魔法就是讓這株花開得更芬芳、更艷麗,而直譯、意譯、音譯和自由翻譯等翻譯策略則是譯者手中的魔杖。

上一篇:《演員2》胡杏兒“奪魁”,流量為王的時代初顯疲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