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烏鴉校尉 07-05

非法外教洋垃圾,怎么就成了中國高端人才?

非法外教洋垃圾,怎么就成了中國高端人才?

烏鴉校尉作品

首發于微信號 烏鴉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說真的,烏鴉在寫這篇稿件之時,心中猶如兜著一塊帶著尖銳棱角的巨石,壓在心口喘不過氣來。

事情源于一則寧波鄞州警方發布的警情通報:6月14日,即端午節當天,一名外籍男性犯罪嫌疑人涉嫌殺死一名女性。通報上說,犯罪嫌疑人供述因感情糾紛行兇。

但沒過多久,網上就傳出了遇害者親屬以及更多知情人士透露的詳情,這些消息可謂字字泣血。

根據目前掌握的部分可靠消息,該美籍非裔男子曾有過一個中國妻子,并育有一子,目前離異。

根據匿名的知情人士透露,該外教經常騷擾被害者,并且蓄意將受害者誘騙至樹林,企圖強奸,在遭到反抗后惱羞成怒,對受害人的臉部,頸部劃了幾十刀,案發現場慘不忍睹。

而且,兇犯竟然攜帶致命性的刀具,如果說沒有預謀,大家信嗎?所以,這根本就不是因為感情糾紛鬧分手,完全是此惡徒覬覦女孩美貌,追求不成就用變態兇殘手段剝奪其生命,實乃衣冠禽獸,人面獸心!

說真的,近些年外國人在華犯罪案件時有發生,但多為販毒和尋釁滋事。像如今這樣,用殘忍手段在中國的土地上強奸、殺害中國公民,其惡劣程度很難讓人心中平復。

這段時間有大量粉絲在后臺希望烏鴉聊聊這件事。

烏鴉沒有立即發文,首先是要呼吁諸位不要被憤怒沖昏頭腦,這個殺人洋垃圾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刑罰。

我們的憤怒都應該對準具體的當事人,不要上升到整個族群,更不能放任種族仇恨言論泛濫。

這次慘案最為可怕的地方在于,問題其實早有隱憂。

殺人案的直接兇手當然是這個名叫Shadeed Abbdul Mateen的美籍非裔外教,但根源上卻是國內沉渣泛濫已久的"黑外教"亂象。

網傳該美籍犯罪演嫌疑人入職學院前在某國際知名輔導班工作照

"黑外教"的隱患實際上早在數年前就已經曝光出多起惡性案件,比如性侵中國女生、販賣毒品,也曾多次引發全社會的關注和聲討,但屢禁不止,且涉及案件惡劣深度呈直線上升趨勢,直至出現了最為惡劣的殘忍殺人案。

花季少女逝去的生命無可挽回,我們更希望悲劇不再重演。因對于這個長期存在于中國社會的毒瘤,我們需要加以了解和預防。

1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加強了和世界各國在經濟、文化交流方面的合作。

隨著中國的不斷進步,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入境中國旅游、做生意、甚至取得定居綠卡、和加入國籍的情況。

但這也帶來了煩惱。就現狀而言,這些年來華外國人來源復雜,人員素質參差,這必定潛伏著外國人出現違反犯罪的問題。

其中,外國人的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業(簡稱"三非"外國人)的問題日益突出,尤其是最后一項的非法就業,堪稱"萬惡之源"。

非法就業,是一個全球性社會問題。

我國在很長一段時間,對于外國人就業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規不夠健全,來華外國人非法就業行為的隱蔽性難以及時發現,或者即便發現了問題,也難以根據現行法律法規對具體的非法就業行為加以界定和查處。

不過,我國不是移民國家,也沒有大量外來勞務人口需求,唯有在語言培訓學校、校外輔導班中有較多的外籍教師需求。

在各類輔導班中,英語培訓是重中之重,是否有外教已經成為重要考量標準。"長著洋面孔,就能當外教",一句玩笑話點出了外教市場的亂象,幾張外國臉已經成為教學團隊的"標配",課程價格也上漲許多。那么,這些身價不菲的外教真的靠譜、高素質嗎?

現實是,龐大的市場需求下,外教行業魚龍混雜:部分外籍人士以學習簽證、商務簽證在華從事外教工作,一些線下和在線英語培訓機構被曝出外教沒有相關教師資質,甚至并非來自英語母語國家,這種非法勞工被稱為"黑外教"。

我國全民外語熱(主要是英語)持續多年,社會對于外語方面的人才需求不斷增加,因此許多人都希望在外語培訓市場分一杯羹,而外籍教師則是重要的籌碼。

但需求陡增,供應卻跟不上。合格的"洋教師"資源緊缺,非常搶手,導致外籍教師非法就業的現象也隨之普遍起來。

實際上,我國是有相應法律條文的,根據《外國人來華工作分類標準(試行)》、《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的相關內容整理,直觀來說,一個外國人如果想來中國教授包括英文在內的各種外語,必須滿足以下幾個條件:

一、年滿18周歲,身體健康無傳染疾病;

二、無犯罪記錄;

三、持有有效護照或能代替護照的其他國際旅行證件;

四、取得大學學士及以上學位且具有2年以上語言教育工作經歷(其中,取得教育類、語言類或師范類學士及以上學位的,或取得所在國教師資格證書或取得符合要求的國際語言教學證書的,可免除工作經歷要求);

五、原則上從事母語國母語教學;

六、有確定的聘用單位;

七、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

可是,根據新華社《半月談》雜志援引的統計顯示,2017年在中國從事教育行業的外國人已達40余萬,但符合硬性標準的合法外教數量只有三分之一,其余的均為非法黑外教。

更可怕的是,即便如此"饑不擇食",目前,國內市場對外教的需求缺口仍高達20萬。

另外,想聘用外籍教師的學校和單位,也要遵守我國的《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需要獲得國家外國專家局頒發的《聘請外國文教專家單位資格認可證書》,且一年一審,逾期取消資格。

而且,在雙方簽訂勞務合同后,聘請方需先為外籍教師申請辦理《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然后協助其辦理來華工作簽證。

此外,聘用單位還必須填寫《聘用外國人就業申請表》,向其與勞動行政主管部門同級的行業主管部門提出申請,并提供相關有效文件。

滿足上述條件后,才可以為外籍聘用人員到當地的出入境管理局單位辦理任職的居留許可。

但是,許多非法的小機構根本就沒有聘用資質,他們往往都是在商住樓隨便注冊個小公司甚至壓根不注冊,然后再到居民社區開辦所謂的外教課外培訓班,他們自然不可能獲得合法的《聘請外國文教專家單位資格認可證書》。

再加上滿足資質的外籍人員雇傭成本昂貴,這些非法的小機構自然會選擇同樣非法的黑中介機構去尋找三非"黑外教"來濫竽充數。

于是,他們將目標轉向了沒有工作簽證的外籍人員,有的是留學生,還有一些是來華做生意的,更多的則是來路不明的人員,甚至有偷越國境的。

這些外國人往往通過比較容易獲取的學習簽證、商務簽證等短期簽證進入中國,然后被中介機構進行"包裝",派到幼兒園、課外興趣班等機構任教。

那么具體操作流程是怎樣的呢?2019年7月16日,北京第三中級法院宣判了一起涉及外教的案件,就系統地揭露了黑中介的操作流程。

2

該案中,一家名為"藍海云端"的教育咨詢公司監事劉利娟在2016至2017年間,曾組織多名外國人以虛構的入境事由進入中國內地,并在北京多家幼兒園擔任外教。

劉利娟在法庭上坦白,他們招聘外教的流程,是通過網絡發布招聘信息,之后對應聘者面試、培訓,最后介紹進入幼兒園或課外培訓班當外教。

劉利娟發現那些幼兒園、培訓班根本就不關注這些外國人的來歷,毫不在意其是否有從業資格后,就開始膽大妄為起來,從一開始將美國、澳洲等地的無業游民介紹進來,到最后去非洲尼日利亞、烏干達等英語國家物色人選,再到最后甚至照單全收,只要是異域長相的就行。

該案件中,烏克蘭人安德魯就是在網上看到了"藍海云端"的關聯企業發布的招聘外教信息,這家企業同樣由劉利娟控制。

"這家公司在招聘外籍英語教師,有各種職位,工作內容是給幼兒園的小朋友教英語,收入是8000元人民幣一個月,但卻不需要任何資質,甚至不需要工作簽證。"安德魯在證詞中稱。

于是,安德魯辦理了旅游簽證來到了中國教學,雖然他的母語是俄語,英語帶有濃重的口音,并且水平連日常交流都不能完全保證,但他依然在該幼兒園順利工作了一年。

之后,他的旅游簽證快過期時,"藍海云端"又幫他辦理了商務簽證。

對此,"藍海云端"涉案人員稱,教學機構、家長們最認的就是白人面孔的外教,其次是黑人,而選擇非洲、東歐、南美及中東地區的外教,成本比起美國、加拿大等發達英語國家公民要低得多,收取的費用卻一分不少。

此外,為了減少成本,部分中介甚至鋌而走險,為"黑外教"偽造證明、騙取簽證。

2019年2月,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黑外教"案件:自2013年起,涉案教育咨詢機構"柏克萊"涉嫌非法組織外籍人員入境擔任外教。涉案的18名外教大多來自非英語母語國家,他們中有些并無大學學歷,有些是沒有工作經歷的來華留學生。

通常,這些"黑外教"先以旅游簽證或者商務簽證入境,簽證到期后,"柏克萊"再偽造當地執法機構印章、無犯罪記錄證明、學歷證明,騙領外國人工作許可和居留許可,使得外籍人員繼續在華從事外教。

在搜查"柏克萊"公司時,警察在該公司的電腦里發現大量無犯罪記錄證明、學歷證明的模板,甚至還有一枚偽造的南非警察局印章。

"沒有其他政府部門來管過我們。"對此,"柏克萊"公司法定代表人江瑜供認不諱:只有在注冊、繳稅時與工商、稅務等部門打過交道。

而外國專家局雖然會對外籍人員提交的申請資料進行網上預審和現場核驗,但由于缺少相應的技術手段,除非材料有很明顯的破綻或疑點,否則很難查證這些資料的真實性。

正因為存在如此多的漏洞,這些非法來華務工的外籍人員,不可避免地摻雜了相當比例的"低素質人員"甚至有"犯罪前科"的不法分子。

更可怕的,即便是那些少部分擁有從業資格證書的外教也不一定靠得住。

有業內人士指出,TEFL、TESOL和CELTA是國際英語語言教學證書,往往學習幾周就可以獲得,只不過是英語外教申請來華工作簽證的一個最低資質要求。

從中,無法真實反映其是否具有無犯罪記錄和從業資格。

因此,即便是合法外語培訓機構甚至正規大學,有時也可能因為聘請不到高素質、高學歷、有教育工作經驗的外籍教師,但又為了打著外教授課的招牌,只好非法聘請沒有資質、大多是在華學習的留學生或短期旅游、訪問者,或者是任職者家屬充當"外籍專家"和"教授",利用他們的金發碧眼來招攬學員,提高學費,從而使不明真相的求學者在學業、經濟上都蒙受不小的損失。

這些非法就業的外籍人員收入非常可觀,由于沒有獲得任職的居留許可,不僅逃避主管部門的監管,還逃避巨額的個人所得稅,違反我國的稅收政策。

這次寧波殺人的美籍非裔外教就是個典型例子,他來自美國田納西州,他個人的領英賬號顯示,他在美國只是一名普通的電器銷售員。

可他來到中國后,就成功入職了某知名課外培訓班從事英文教學,顯然他恐怕就是只經過了短暫培訓,拿到上述最低資質教學證書就順利進入了機構,甚至很可能他連這類的教學證書都沒有。

至于他所持有的簽證類型,目前尚無官方信息,但烏鴉估計他擁有工作簽證的可能性不大。

之后,他在2016年被寧波工程學院錄取。校方是否嚴格審核了其資質呢?或者他可能是擁有非法中介機構提供的假證明,但卻沒人去做詳細核實?更令人費解的是,在慘案發生前,該黑外教就已經多次性騷擾學院其他的女學生,但也一直未被開除。

類似案例其實早已被多次曝光。

2019年7月10日,江蘇徐州公安局泉山分局發布通告,抓獲19名涉毒人員,其中16人為外籍人員,這里邊除了9人為留學生外,其余7人均為某教育機構外教。

而這7人在以往的排查中,他們都提供了外國專家證和居留證等相關證件,均具有從業資質,但他們卻有著多年的吸毒經歷。

2013年上海某國際學校名為Mcmahon的美籍英語老師曾先后性侵7名中國女童后被捕,此人之后被曝光在美國也犯下同樣的罪行;

2013年英國人Neil Robinson被曝光在英國犯下多起性侵兒童案,卻跑到北京在某知名國際學校任教一年,是被英國媒體曝光后,才被警方拘捕;

2017年,北京某教學機構的一位從業6年的加拿大外教被曝光在加曾性侵3名未成年女童而遭解雇,卻跑到中國繼續當英語外教;

2018年,旅美華僑王女士發現在美國的15大最危險的通緝犯中,竟然有一位是自己大學時期的外教,該通緝犯曾在美國性侵自己女友的10歲女兒被捕,出獄后不久又涉嫌槍殺自己24歲妻子,最后潛逃出國不知所蹤。

恐怖的是,此人在中國后卻憑借自己的長相和多名女生發生關系,同時涉嫌偷拍大量色情視頻……

說到這,許多人會感到憤怒。可是,為什么明知道外教群體中發生過這么多爛事,很多家長仍然對此趨之若鶩呢?

3

這些洋垃圾之所以日常還能"勝任"外教工作,是因為他們負責的只是孩子的口語教學,不會涉及到更復雜的基礎語法,那些內容都是中國教師負責的,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給孩子們提供英語口語、聽力的應用環境。

說白了,就是我們長期以來所批判的"啞巴英語"讓無數家長選擇了外教,畢竟,如果只是做日常的口語對話,確實不需要太多資質。

哪怕一個英語國家的乞丐都能說一口流利英語,但你叫英語國家的普通人去做中國的小學、初中英語題,可能他們也考不及格。

此外,中國社會在英語學習上還長期存在"口音歧視"。

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從自己開始學英語后,不論是學校老師,還是在各種主流社交網絡、新聞媒體、教學材料和語言機構,都時刻把這么一個概念植入英語學習者的腦袋里: 要學就學英式或美式英語,而說 "不標準"的英語,是要貽笑大方的。

久而久之,英語口音是否 "標準",已經成為了一個判斷人英語水平高低乃至職業技能與受教育程度高低的刻度了。

國內英語教學材料、商業化語言教學機構與娛樂化社交平臺對口音歧視的強化三人成虎,英語學習者日常所身處或接觸的英語教學材料、語言學習機構和娛樂社交平臺都在傳輸同一個理念: 你的口音是否 "英美" (標準),非常重要。

國內的英語教學材料是大部分英語學習者進行學習時最初接觸的材料,而這些教學材料里面,不乏對"英美音即標準音"的暗示。

國內的各種免費、付費的學習資源網站真內鬼,課程推送多為美式、英式發音課程,相關教學音頻中,英美口音演講占很大的比例,極少有非英美籍演講者的演講,甚至在英式口音演講中,更是有若干個被冠以 "純正皇室腔"等字眼作為標題。

有學者通過對網絡語料庫的研究提出,我國的語言教材并沒有提供語音辯題的訓練,導致長期以來我國英語教學標準移植以 "標準"英美發音為主,讓學習者對 "非標準發音"較抵觸,對自己的語音狀況也自信心不高。

商業化語言教學機構傳播 "英音美音 = 標準發音"的手段更直接,因為這是商業噱頭,可以兌換成實際經濟收益,加上我國絕大多數有外教參與教學工作的語言教育機構在宣傳廣告里出現的形象都以歐羅巴人種為主,也有少數為黑人。

這在無形中用 "標準種族身份"加持了 "標準口音",加強了這樣的心理暗示: 只有 (白皮膚) 的外國人講的才是 "純正"的英語,黑人勉強可以接受。

社交平臺對于這個觀念的傳播則稍顯娛樂化,包括有"東北英語哥"的張旭、《世界青年說》等視頻都有調侃出美英口音外的各種英語地方口音,播放量驚人。

人稱 "東北英語哥"的張旭,在 2012 年于視頻網站上傳了一個自己錄制的視頻 《模仿10種方言的Chinglish》,在優酷網上的播放次數逾 90 萬,視頻以調侃口吻說了中國各地方言口音的英文。

這些只是社交媒體上主要受眾對英語口音看法的一個縮影:人們普遍認為非英美的英語口音是帶有娛樂性的、好笑的。

正因為這樣,也就導致了這樣的奇葩現象:在英語母語國家出生長大,口音純正且具備教學資格,沒有犯罪前科的華裔或者其他亞裔,在中國外教市場上抱怨自己遭受中國人的"種族歧視"。

這種事甚至烏鴉親眼所見。

當年在某知名英文課外興趣班,烏鴉就看過這樣的情景:有家長跑到招生負責人那里吵鬧,認為自己孩子的外教是一個"中國人",自己交這么多錢就是為了有地道的老外教自己的孩子說純正的美式或英式口音,這不是騙人嗎?

即便招生負責人一再聲明,這位老師來自美國紐約,是紐約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他是韓國后裔,自小都是被送到美國,養父母都是地道的紐約白人,他的口語是全教學機構的外教里最地道的,同時學歷最高,教學水平第一。

但怎么解釋,家長都咬死口說不能接受自己孩子和"中國人"學地道英語口語,寧可和黑人老師學都可以,最終她孩子被換到一個"純正的外國人",是一個……伊拉克人!當然,烏鴉對這位伊拉克老師并沒有什么意見,人家的英語也很地道;只是感嘆這位家長只關心老師外貌,這會兒倒是對人家母語是不是英語毫不關心了。

想想亞裔老師,只因那張和我們相似的臉,遭受到家長們普遍的抵制,這對他無疑是不公平的。

這種對"英美"外教的盲目迷信心理,相當于變相鼓勵"黑外教"的現象。

解決這個難題,一方面我們得有"平視世界"的心態,在社會心理上打破對所謂"標準英語"的迷信;而更重要和直觀的,還是要在管理和執法角度著手,壓縮"黑外教"的生存空間。

目前我國己經建立了相對健全的外國人出入境管理法,以及對外國人入出境的處罰體系。

在對外國人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業的處罰方面,新的出入境管理法較之前的相關法律已經調整了處罰的力度。

但和世界上不少國家相比較,處罰力度還是有待加強。比如日本、韓國、加拿大、緬甸、英國、新加坡等許多國家,對于"三非"外國人的處罰力度都相當大。

種種惡行案件提醒我們,若處罰力度不足,罰款數額較少,仍不足夠達到懲戒和威懾作用,一些外國人和國內的非法結構依舊敢于以身試法,在中國從事違法犯罪活動。

烏鴉對寧波遇害的女生表示哀悼,同時也相信中國法律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寧波警方已經承諾會嚴格規范執法,確保辦成鐵案。

這個喪心病狂的殺人犯,必會得到他應有的懲罰。

以上內容由"烏鴉校尉"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枝垂萤福利本子